明清時期的寶應喬氏家族

2015-5-28 10:15:13??????點擊:

      喬氏的前身是橋氏?!對托兆搿芳竊兀骸盎頻墼崆派?,子孫守冢。因為橋氏?!薄鍛ㄖ?氏族略》記載:“喬氏即橋氏也,后周文帝為相,命橋氏去木,義取高運?!苯竦帽τη鞘顯魄?、云龍、潤云等先生一九八八年間編修的喬氏世系圖載:“寶應喬氏,原籍是山西省襄陵縣人,后因該地區經常發生災荒,為了避災而遷至蘇州閶門一帶謀生。明初又遷徙寶應南鄉柘溝定居。傳至先祖喬邦從時,已成為寶應南鄉旺族。隨之轉而逐步向寶應縣城遷移發跡。漸成為寶應地區旺族。

 

(喬萊墓遺址)


       明清年間,寶應喬氏本有家譜、世系圖,惜已失傳。從喬邦從公向上溯難得。今依存世的史料和1958年、1972年先后在寶應縣原天平鄉的射南村出土的喬崇烈、喬崇禧墓志(見附二)為據,結合有關史料,同時將寶應喬氏家族對寶應縣社會發展的影響進行探討。

 

一門三進士  名譽明清朝


      早在明宣德元年(1426),喬嵩入貢生,授浦江知縣,開啟了寶應喬氏入仕之道。78年后的明弘治十七年(1504)喬遷中舉人,官按察司簽事。惜喬嵩、喬遷與寶應喬氏后人間的世系無從查考。又78年后的明天啟元年(1621),喬可聘考中舉人,繼而于天啟二年(1622)中進士,從此寶應喬氏掀起了爭舉人奪進士的浪潮。喬可聘子喬萊于清康熙六年(1667)中進士。喬萊長子喬可聘孫喬崇烈于康熙四十五年又中進士。85年間,喬可聘及子孫三代,歷明末清初兩朝代,一門三進士,名譽兩朝,可為顯也。加之廣洋西溪籍喬兆棟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中進士,喬嘉獻順治丙戌(1646)科武進士。喬氏中先后有十余人中舉人,入貢生者數十人。從仕入途達百人之多,上從京城翰林院直到道府、縣、鄉里士人,從官者較多,且分布范圍廣,晚年又多落葉歸根,亦有棄官隱居,著書立傳、工詩書畫、授徒講學者代有傳人,對寶應地區的發展影響較大,從而形成了明清時期名門望族。


廷爭抗議,束水注海四不可議


      明清時期,寶應喬氏因仕而入官者眾多,而官最顯者,莫不為喬萊,喬萊(1642~1694),字子靜,號石林??滴趿輳?667)進士。授內閣中書。累舉京官。喬萊傳父喬可聘秉性剛直, 不附權貴,持論侃侃之風范??滴跏?,蘇北地區黃淮運河等決口百余處,??謨偃?,運河斷流,漕運受阻。直隸巡撫,兩江總督于成龍(1617~1684),兵部尚書任河道總督靳輔(1633~1692)等人提出:“束水使高”之議,自高郵歷興化白駒場入海。喬萊憂高(郵)、寶(應)、興(化)、鹽(城)、山(陽)、江(都)、泰(州)等七邑災民之心,乃集淮揚在朝中士大夫于邸寓,各言其害。喬萊集眾人之語,親自執筆上書了著名的“束水注海四不可議”的策議。惜策議未準,萊反守其難。然康熙十九年、康熙二十四年鹽、寶、淮地區屢遭水患,田廬盡沒、麥盡沒。于成龍、靳輔“束水收沙”之舉以失敗而告終??滴醵吣輳?688)靳輔終被罷官。于成龍已死不追??滴跫仔紓?694)春,喬萊被復召入京,于宣武門西筑一峰草堂,閉戶謝客,讀易著書,未半載得疾卒,葬于寶應東鄉射南喬氏饗堂右側,今墓尚存。


修史立志  留芳于世


      明清年間,寶應喬氏擁有眾多的文人學士,他們功詩詞、善書畫、精醫術、著書立傳,給社會留下了大量的文獻資料。尤為可貴的是參與修明史,數代人編輯《寶應縣志》。
喬萊于康熙丁末(1667)進士,充壬子(1672)順天鄉試同考官。已未(1679)試博學宏詞一等,改授翰林院編修,纂修《明史》??滴醵哪輳?685)大考,萊名第四,間日復試名第五。充日講起居注官,升翰林院侍講轉侍讀。纂修《三朝典訓》,以國書譯漢文,獨能曲早本旨,語簡而事詳,博得康熙帝贊譽曰:“喬萊學問優長,文章古雅?!薄睹魘貳?、《三朝典訓》可謂是名震于世的巨作。
疏爭河事后不久,喬萊中蜚語罷歸,在寶應城鄉擇地筑園建堂,潛心經學與修志。以明萬歷二十年(1592)吳敏道所匯編的十二卷《寶應縣志》為基礎,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專心撰述, 僅百余日,一手成書。通古達今,事故嬗變,不克悉載。后由其侄喬崇哲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完善,刻印成八本二十四卷《寶縣縣志》,稱為《康熙志》又稱《喬志》、《石林志》。為歷代后人數次重修《縣志》打下了基礎。
      150年后的道光二十一年(1841),喬萊的裔孫喬載繇,字孚先、號止巢。承先祖喬萊之志,存舊續新,續修《寶應縣志》,線裝本十冊。稱《重修寶應縣志》,又稱《道光志》。由兩江鹽運副使署嚴州府同知邑人湯世勛(喬載繇的親屬)捐資刊印。
      民國二十一年(1932)探花馮煦總纂的《民國寶應縣》中,喬氏的裔孫喬葆泰(字吉之)也參與收掌之職。
      1991年出版的《寶應歷代縣志類編》,1994年出版的《寶應縣志》,以及已出版的鄉鎮志、部門志等,無不以前志為藍本。這是喬氏家族對寶應地區的特殊貢獻。寶應人民當以為幸,喬氏族人當以為榮。


普及寶應城鄉的喬氏建筑群


       清康熙年間,是寶應喬氏家族發展上的鼎盛時期。龐大的喬氏家族,從政、從文、從教、從商者眾多。官亨通達,人丁興旺。物質上的豐足,提供了追求精神生活的保障。其表現之最的是,他們紛紛在寶應城鄉擇地買田,建房造屋。為顯其家富位貴,不惜化重金大興堂、舫、莊、祠、庵等華麗建筑。尤以喬萊為之甚。喬萊當值康熙全盛之日,朝野無事,辭官回故里,擇城之東北隅,歷時數年,建成全城規模最大的庭園——縱棹園。內有竹深荷凈之堂、吟詩送老齋、翦松閣、洗耳亭、回峰亭、津逮橋、背山臨流館、松盤、菊圃、香雪巖、古香亭、柴門流水,山水相間,鬧中有靜,靜中有景,是文人學士游覽、詩歌唱和的集聚地。喬萊在此優游林下,借修編《明史》的經驗,以愛家鄉的情懷。承吳(敏道)編之舊出,僅百余日,一手成書《寶應縣志》,功不可沒。

附:明清時期寶應喬氏在城鄉的部分建筑


喬可聘筑
    柘溪草堂,四本堂、土地祠在柘溝莊。
喬邁筑
    東軒,在柘溝莊。
喬萊筑
    縱棹園,在城東北隅。即胡氏畫川,后改建書院,民國時改建安宜學堂。
別有園,在柘溪草堂北。荷塘百畝,中有土丘,筑屋數間,疊黃石為假山,雜植卉木,水廊十數楹,曲折達草堂后。
陶園,在城內官巷北。喬萊課子處。古藤一棟,蔭覆其上。后萊買宅城中,與園只一巷隔。萊歸田后,筑過街小樓通之,賓客來往咸萃于此,醉陶齋、容安堂,夢花軒,留云待月之樓。
喬侍讀家園,有樂志堂,得此山房、老樹齋、花浮閣、晚香樓、香雪亭、不波船、在縣橋東。后歸朱氏。
虧園,有萬巷堂,聽雨舫、菜根軒、三阿草堂、小山亭。喬萊故居,在縣橋東朱土彥宅之西偏。
喬氏饗堂,一在南鄉柘溝莊,一在東鄉射南。
喬英筑
    吾園,有真意堂,集虛亭、春嚶閣,在柘溝莊。
    九華庵,在北門外,清康熙八年建,訓導喬英施園地二十畝。
喬兆棟筑
    萬竹山莊:有傳香堂、環山閣、書樂齋,在北門外喬家巷。
喬出塵筑
留云堂:在官巷。
喬崇烈筑
    弈園:有推任堂、來鶴樓、暄晚亭、小卉庵、成治,在縣橋東喬崇烈之居,即家園西偏。
喬漌筑
    困學堂:在東門外。
喬尹度筑
    陸舫,有餐勝堂,在官巷。
喬燮筑
    重建戚烈婦祠
喬氏族人共筑
    喬氏家祠,一在姜家巷,一在堂子巷。

 

(本文作者:高建?。?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