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應清代畫川書院人文景觀暨喬氏家學紀念館順利落成

2017-2-1 10:56:41??????點擊:

為切實貫徹踐行黨的十八大提出的“建設優秀傳統文化傳承體系,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戰略決策,寶應博物館認真按照縣政府古城?;だ米芴騫婊?016年度項目計劃部署,充分挖掘相關歷史人文資源,利用寶應喬氏十一世祖侍讀喬萊清康熙間構筑江淮水景名勝縱棹園遺址新園,開辟了“清代畫川書院人文景觀”和“應喬氏家學紀念館,并于近期將對外試開放。這里將成為人們認識和了解明清時期寶應喬氏家學概況的歷史人文窗口和平臺。

2016年,適逢寶應畫川書院建立220周年、寶應喬氏十世姐、喬氏家學奠基人喬可聘逝世340周年,興建畫川書院人文景觀“寶應喬氏家學紀念館”,具有特定的歷史文化紀念意義。

人文名勝縱綽園

康熙二十六年,翰林院侍讀喬萊因朝廷河工爭議遭讒忌而罷歸,于縣城東北隅城垣下,得水泊隙地(胡氏園)治以為園。二十七年春建成,喬萊取縱棹之水得清趣,一掃塵俗滌煩惱之意,取園名曰縱棹。

縱棹園,園在水中建,水為園中景,園水景相依,園內外皆水也。園以水勝,景以水潤,是一座韻致獨具的水景園。縱棹園水陸面積甚廣,約兩百余畝,園中置園,景中寓景,近20座景點別有詩情畫意。園以景勝,景以文名,詩意縱棹園,吸引眾多達官名士雅集于此,琴弈觴詠,陶然競日。我縣清代狀元王式丹一人就寫下歌詠縱棹園的詩篇近百首。

畫川書院文脈源

畫川書院始建于康熙年間,由喬萊商孫捐獻縱棹園亦名畫川馴業舊址為院基,曾是我縣清代最高學府。原有房屋32間、水池、石山、照壁、方亭、走廊、紅橋等建筑。

清末改建安宜學堂,民眾教育館??谷照秸詡?,被侵華日軍盤踞,遭毀損。解放后,在原址重建該園和寶應縣中學。1958年,園名為人民公園。1982年,寶應縣人民政府恢復縱棹園名,并修繕一新。2005年縣進行擴建重建,現園林占地66畝,復建翦淞閣、竹深荷凈堂、背山臨流館,及畫川書院等歷史景點。

畫川書院現址與縱棹園一體,是我縣歷史文化遺產中亟待挖掘、利用的一處展示喬氏家學文化的人文景點。

場館設計盡匠心

喬氏家學紀念館于縱綽園新建翦淞閣內,主題展陳柘溪風骨一喬氏家學概覽分八個專題,系統展示了喬氏家學的歷史背景、代表人物、著述成就、家規門風、趣聞軼事、世家園林、縱棹名園、詩家選篇及書畫名作等,力求運用講述歷史背后故事的方式,讓歷史人物“活起來”,拉近與觀眾的距離,走進觀眾的心里。

值得一提是,在喬氏家學紀念館里,還擺放著清代寶應縱棹園實景模型,配有簡單的文字說明,栩栩如生,讓人領略到縱棹園的魅力。

人文景觀增內涵

寶應博物館打造畫川書院人文景觀獨具特色,占地面積約400平方米,全方位展示畫川書院的建成史,意義深遠。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新建的石板墻,墻上重現了縱棹園的盛景,石板墻的背面上刻著寶應畫川書院紀要,記載了畫川書院的建成。隨后,“畫川書院”四個大字吸引著參觀者前去一探究竟。

在畫川書院廣場上,四座雕像分別矗立在廣場的四周,引人注。院東北角上的雕像是“直臣侍讀——喬萊”,同時他也是畫川書院的建成者,院西北角上的雕像是創院功臣——孫源潮,院東南角上的雕像是建院賢令——鄭其忠,院西南角上的雕像則是治院司馬——劉臺斗,以此紀念建成畫川書院的重要人物。

畫川書院廣場的中央,古色古香的碑刻上面記載了康熙御賜喬家班的故事,讓人感受到喬氏家族深厚的藝術風韻。

喬氏家學傳美談

據《寶應縣志·姓氏宗譜》載:寶應喬氏始祖喬赫,由山西襄陵遷至蘇州閶門外,明初由蘇州遷于寶應柘溝。又據喬氏十四氏孫喬士宗纂修《喬氏世系圖》,士宗孫喬鏞續修《喬氏支譜續修》所載:喬氏家族至喬份,祖居柘溪,喬份為柘溪第九世孫”。

從喬份、喬可聘父子開始,寶應喬氏家族逐漸進入鼎盛時期,喬可聘不僅是寶應喬氏家族的第一位進士、第一位名宦官,也是喬氏家學的開拓者和寶應家學的核心人物。明天啟元年,喬可聘考中舉人,繼而于天啟二年中進士,從此,寶應喬氏掀起了爭舉人、奪進士的浪潮。喬可聘三子喬萊于清康熙六年中進士。喬萊長子喬崇烈于康熙四十五年又中進士。

短短85年,喬可聘與子孫三代,一門三進士,名譽兩朝,可為顯也。從仕達百人之多,成為寶應地區的名門望族,是寶應四大家族之一。

家規家訓顯個性

《喬氏家譜》中載規12條,其中有子孫不可侵占公產,不可輕易興訟,要以和解為主,要勤苦省儉,自食其力;不可恃強逞橫,以大欺小,以尊欺卑等?!肚鞘現錐列蕖吩賾兇鈾?/span>悉宜遵守永宜切戒保守十善敗家十惡。

喬氏家訓見于喬可聘父份暨母沈氏合葬墓志銘文。銘文中記載了沈太孺人教子(喬可聘)訓言;吏有百行廉為先,文官不愛錢,天下太平。吾邑風氣素薄,華轂朱輪,后多不振。爾當矢清白,積善矢清白,積善以永佘慶。

喬氏家學奠基人喬可聘撰有《自警編》。嘗書題“自警文”于棲隱處陶園壁:“無莊周之達,而知魚樂;無茂叔之靜,而愛蓮香;五陶元亮之高,妄意羲皇一枕;無邵堯夫之學,漫吟雪月風花;無吳康齋之收斂身心,而慕綠蔭清晝;無高云從之沉酣義理,而羨水居優游。內不是,外有余,君子所恥也??剎淮缶搴??先儒以現物為害道所從來矣,吾輩莫把“丘壑”二字等閑看之。

值此新春佳節,隆重推出“清代畫川書院人文景觀”“喬氏家學紀念館”,是文博工作者獻給全縣人民的新春文化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