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可聘隱居柘溪探秘

2015-10-23 10:42:12??????點擊:

      房殿宏/文

柘溪——一自然村莊,于明代見諸于史。現隸屬于揚州市寶應縣氾水鎮柘溝村。是喬可聘御史的誕生地。

喬可聘,字君徵,號圣任。生于萬歷已丑年八月二十八日亥時。自幼英敏絕倫,始讀王文成公全書,奉教于劉念臺先生,知有知行合一,問學汲汲,雖嗜書,然非圣之書不讀。起家壬戌進士。授中書舍人。崇禎元年補前官。滯留中書十年,始考授監察御史。

喬可聘居官謝絕干謁。以政治得失、人才邪正為慮。纂修明史編修汪琬在史書中,對喬可聘做人正直、為官清亷、忠言上疏、舉賢薦仁等作了詳細的記載。是時魏忠賢勢方張,即請告終養。時年五十七歲,棄官歸。毅然地離開了京城,回到了故鄉柘溪,過那淡泊的鄉村生活。

喬可聘回到故鄉以后,自號柘田逸叟。筑柘溪草堂著書其中。草堂別致雅靜,有亭臺樓閣、有假山竹林、有靑松翠柏、有奇花異草、有小橋流水、;溪前千棵柳,裊裊婷婷;溪后萬棵桑,郁郁蔥蔥;柘溪草堂北筑有“別有園”,荷塘百畝,中有土丘,筑屋數間,疊黃石為假山,雜植卉木,水廊十數楹,曲折達草堂后;柘溪草堂東筑有“東軒”,有四本堂。柘溪草堂西筑有“吾園”,有真意堂、集虛亭、春嚶閣。

喬可聘為人性儉約,居家還學稼、種菜、養豬、養雞、養蠶、自家糟坊釀酒。常告誡家人:持家節儉,無豕不成家,要成一個家,是離不了養豬的。豬糞可堊田,可堊桑樹長桑葉,可養蠶繅絲,可貼補家用。

喬可聘隱居柘溪三十載,幸有繼室潘氏夫人和偏室孫氏夫人相伴。喬可聘元配王宜人喪,娶潘氏為繼室。潘氏名塤xun,生于官宦之家,是一位慈祥賢淑的夫人,受她祖母和母親的熏陶,善雅工五七字詩,十九歲嫁喬可聘,便操持家政。喬可聘在京師為官,潘氏夫人仍居柘溪。同朝官員有一巡鹽者知道喬御史不受賄賂,便攜二百兩白金到柘溪喬可聘老家饋贈,潘夫人說:“金至二百非交際恒禮也,卒拒不受,”婉言固辭。以此可見潘夫人的人品一斑。

喬可聘隱居柘溪,獨憩(qi)小樓。著有《讀書札記》、《自警篇》、《臥榻緒言》、《醉陶齋隨筆》及《訓子》諸書。每有撰述,輒(zhe)徘徊感嘆,常飲自家釀的喬家白酒,借酒消愁,杜門謝客。潘夫人總是茶香酒熟侍奉,數舉古人出處成敗以相質慰安夫君。久居之,喬可聘大為悅服,盛贊潘氏既好書遂能博知經史,真吾益友也。

喬可聘隱居柘溪三十年未嘗接見車馬之客。提學御史陳昌言者門下士也造廬不見。

康熙乙卯夏,喬可聘忽召集家人曰:“氣不接續,余將終矣” 。別卒前兩日,食欲漸減??滴跏哪耆蛭逶縷呷賬瓤?,及將易簀(ze),命更衣,屏夫人,曰:“吾不死夫人手” 。扶至堂中遂卒。享年八十七歲。葬柘溪。

喬可聘離京后,在朝同仁撰詩寄懷,從詩文中亦可領略喬可聘離京隱居柘溪真諦。摘抄少許,以饗讀者。

送喬圣任

文震孟

短衫羸馬老中書,宦跡雖淹意氣舒。

白簡飛霜搖禁闔,靑蒲旭日映宸居。

三朝舊德明王寵,六月嚴程使者車。

爾日同心多贈別,臨歧分手倍躊躇。

戊戍八月寄懷喬圣任先生

 

相看皓首各成翁,學稼行吟亊亊同。

家世淮南靑桂里,往來湖上白鷗中。

絃歌自信茲文在,圖緯誰知此道東。

猶憶昨秋深栁下,杖藜竟日坐春風。

當年解組白門歸,散發行歌釆蕨jue薇。

世外夔kui龍風故遠,人中麟鳳見應稀。

幼安自愛衣裙逸,陶令深知束帶非。

秋日田園更何亊,湖光靜對鶴孤飛。

寄懷寶應喬圣任先生

薛所蘊

      衡文曾共古并州,二十八回月仲秋。

      慚我長安猶躑躅zhizhu,羨君高蹈信憂游。

      浮云過眼余殘夢,往亊傷心空白頭。

          欲寄遠懷何處是,射陽湖畔蓼花洲。  

寄懷喬圣任侍御

李元鼎

      頻翻谷岸事紜紜,屈指同門我與君。

      幾載香山思結社,經年淮水悵離群。

      鳳池卻憶天邊節,烏府尤傳柱下文。

      東泛扁舟仍有約,長湖煙景欲平分。

題柘溪草堂圖歌

汪懋麟

         白馬湖東潼河西, 中有邨原名柘溪。

四圍已種萬株樹, 三時常散千張犁。

垅畝粲can列儼圖畫, 屋宇相接聞犬雞。

回波小港百千曲,漁父盪ang船時欲迷。

行人盡日到村舍,深柳一帶鳴黃鸝。

此鄉居人只一姓,我公世德開蓬藜。

致身柏臺挺高節,清名直與文姚齊。

是時魏閹織黨禍,清流一一遭排擠。

拂袖歸來讬終養,十年斷續係君身。

少壯須臾易衰老,與君相勉莫相譽。

大匠從心各造車,試看揚雄五千字。

后人遙見定何如。

題柘溪草堂圖

嚴繩孫

      柱史抽簪返白田,釣魚磯畔載書船。

      禍成北寺身先退,事去南朝臥獨堅。

      薇省文章留奕世,柘溪煙水自當年。

      西莊給事歸應晚,莫誤丹青作輞wang川。  

柘溪草堂歌

——為喬聖任先生賦

                    梁以樟

柘溪之東草堂東,煙高海闊青濛濛。

         云關岫幌丹巖重,中有姑射仙人宮。

元裳玉舄(xi)拜崆峒,帝遺一老軒黃農。

苞育造化元氣封,該緯群動元心融。

韜光蘊韣du含真風,兼總巢卨xie天人通。

峻納廣周百圣衷,潛虛昭曠德符充。

義絕云氣負蒼穹,幡然歸來柘溪東。

洪波萬頃盪心胸,柘田十畝桑陰濃。

竹幃蘿斾luopei苔云蒙,日高五柳酣秫舂。chong

絃琴綴卷樂未終,籃輿藜杖扶奚童。

歲時社酒隨村翁,野人忘卻唐司空。

貞不絕俗道大公,履幽坦步何從容。

燕山野鶴翔飛蓬,不飲不啄石泉中。

三年雨雪荒山笻qiong,有時訪道探元工。

大叩小叩懸鐘鏞,抱褵結愫微契同。

瓣香似為曾南豐,葭溪柘浦孤音蛩。

苔岑未異佩褋逢,蘼蕪羅生桂樹叢。

皋蘭被徑遺人蹤,蜻神上下隨云龍。

秋煙灝hao渺秋山紅,山中甲子譜華嵩。

消總元會道在躬,銘盤箴慵靡篤恭。

我將泂酌何所供,汛洋白水貞靑松。

古交如此著繁秾,載歌曰,柘溪之東東海東,

海波傾洞三萬峰,成連鉉絕海水洶。

四海魚龍笑耳聾,車舟欲往靡適從。

霜天凜冽吹江楓,迴礴萬古思無窮。

2015·10·3


參考書目:道光《重修寶應縣志》卷之十八、卷之二十七;

民國二十一年《寶應縣志》卷之十六、卷之二十二;

《喬氏家譜》

寶應歷代縣志類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