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面御史喬可聘”申報江蘇省廉政史料圖片展

2015-8-9 9:59:01??????點擊:

    為宣傳、弘揚江蘇地區的廉政文化,江蘇省紀律檢查委員會、江蘇省文化廳擬在今年十月聯合舉辦“廉政文化周”,其中一項重要活動《江蘇省廉政史料圖片展》(暫定名),由江蘇省文物局負責承辦。此次展覽在南京展出后,計劃在全省各地巡展。
    作為喬氏家族的代表人物,喬可聘一生恪守母親“吏有百行廉為先”的教誨,鐵面無私、官德昭然,為后世所敬仰。

    其申報材料如下: 
  

鐵面御史喬可聘

一、人物簡介

喬可聘(15891675)字君徵,號圣任,明代寶應人,天啟二年(1622)進士,授中書舍人,官至河南道監察御史。明崇禎初年,吏部左侍郎張捷力薦呂純如為尚書,明思宗印呂純如附逆在案,沒有批準。給事中呂黃鐘又舉薦張捷充任尚書。喬可聘直言上疏,認為外間盛傳閹黨余孽正施展各種伎倆,妄圖東山再起,張捷、呂純如、呂黃鐘朋比為奸,陽消陰長,必須嚴厲制裁,否則遺患無窮。奏疏上呈后,喬可聘聲望大振。明崇禎四年(1631)年夏,朝廷有人主張開鑿高堰三閘以宣泄洪水,置里下河地區于不顧。喬可聘與大理寺丞吳牲等人竭力反對,淮揚6州縣才得以保全。喬可聘巡按浙江時,一次出巡金華,船在途中受阻,蘭溪縣令盛王贊代做纖夫,手持纖板立雨水中,大聲說:“村民方事農作,縣令請以身代役?!鼻強善干砦卸?,冒雨離開,并立即向朝廷舉薦盛王贊。在浙期間,他獎廉懲貪,扶正祛邪,恩威并施,深得人心,官員和民眾都覺得他可敬可畏,相互告誡,勿犯喬御史。侍郎蔡奕琛因發人私書被指控,交喬可聘查核上報。禮部侍郎錢謙益、陳乾陽等人力主從重定罪,然喬可聘雖不齒于蔡奕琛的為人,但最終還是做了適當處置。明政權危在旦夕,二明思宗又剛愎自用,無所作為,喬可聘便毅然決定棄官還家。于鄉邑修筑柘溪草堂,著書其中,終年87歲。著述有《讀書札記》、《自警編》及《訓子》諸書。


二、廉政故事

喬可聘為官二十余年,德望深茂,威嚴服眾,大義凜然,正氣貫虹。素以“鐵面無私喬御史”聲震朝野。

 

1.喬母教子廉為先

明天啟二年(1622年、壬戌)喬可聘三十五歲,考中進士,載譽還鄉,歸家省親。一進家門便被喬母好一番教育,喬母首先對他進行的是廉政教育,“吏有百行廉為先”;然后是警示教育,“華轂朱輪,后多不振”;還進行了價值觀的教育,“文官不愛錢,天下太平”;最后還要喬可聘對天發誓,“當矢清白,以永余慶”。母親的嚴格教育,讓喬可聘銘記于心,造就了他生性儉約,為官不找靠山,不拜后臺老板,甘坐十年冷板凳。崇禎皇帝企望中興,尋求好官心切,經過一番審查考核,唯喬御史不受賄,才被授為監察御史。


2.剛正不阿任中書

崇禎年間正值明朝末期,朝廷奸黨霸權、結黨營私,禍國殃民。面對權貴勢眾,喬可聘以國事為重,敢于仗義直言。當初,他雖身為官階七品的內閣中書舍人,對于朝中要事卻敢于發表正見。吏部左侍郎張捷曾力薦呂純如為吏部尚書,皇上思宗因呂純如有追隨亂臣逆黨魏忠賢的劣跡記錄在案未予批準。而后,給事中呂黃鐘又舉薦張捷為吏部尚書。喬可聘洞察其要害,即上疏陳述:臣謹按逆案者,陛下所欽定亂臣賊子之案。是百世不可改變的。據外界傳言閹黨賊子余孽正竭力暗中謀劃,蠢蠢欲動妄圖翻案。現在看來張捷舉黃純如,呂黃鐘薦張捷,實質相依為奸,如不及早鏟除,后患從此愈烈。疏奏皇上后,喬可聘聲望大增。之后,據刑部審查,案犯供認此弊已沿襲百余年,唯喬中書不受利誘買弄。天子聞此事而嘉嘆,遂委派喬可聘為山西主考,此行深得眾心。


3.官守言責獲欽贊

喬可聘任中書一職長達十年,才經皇上考察授予監察御史。他呈“官守言責”疏于皇上,思宗皇帝御覽時,在關鍵之處親以硃筆加圈達64處,并宣召交付史館收藏,這是前所未有的事。而喬可聘羞于沽名釣譽之類便將手稿丟失了。后來,他巡按浙江秉公執法,官德昭然。

4.鐵面無私喬御史

侍郎蔡弈琛與溫體仁同鄉,關系暖昧,厚利暗往,深為東林學派人所痛惡。有人勘報喬御史有關蔡弈琛私往書信內容,喬可聘決心處治他。吏部侍郎錢謙益寫信力勸喬御史收起蔡弈琛的罪狀放過他。喬可聘拒絕說:“發人私書,前賢以恥,且奉三尺法,不可故縱,獨可周內耶?(怎么可以私下內部周旋呢?)錢謙益聽言大怒,以“依附東林黨”的罪名詆毀喬可聘。然而,可聘不改初衷。陳乾陽又以私人名義勸囑喬可聘仍未從,乾陽亦記于心。因此,喬可聘連坐他事,被降任應天府知事,又遷任大理寺正,他都謝病不就。直到福王南渡,仍然起用喬御史掌河南道。他盡忠獻言,以圖中興,皆無效,而被轉以外任。又遇御史黃耳鼎接受馬士英、阮大鋮的指使向都御史劉宗周污告喬可聘。劉宗周上奏得旨嚴厲盤問,喬可聘開誠布公,言明是社稷之臣也,此事方得中止??善桿焐鮮瑁郝壑偽瀆?,以為國家殷憂方盛,有欲戰不得戰、欲和不得和之勢,計惟以守為要。并引唐李郭、宋王倫、秦符堅事推明之,語并深切。終因上防河事宜,疏并不報。喬可聘深憾棄官,家居近三十載,自號柘田逸叟,年八十七而謝世。先前故忌喬可聘的溫體仁,后來多次對人說:喬使君清正君子,未可沒也?!被貧λ潯壞?,也專程到喬可聘門上謝罪,終身不敢怨言?!噸盡吩唬嚎善鋼迅裎鋃嗬啻?。


三、廉政語錄


1. 廉政教育:“吏有百行廉為先”

2. 警示教育:“華轂朱輪,后多不振” 

3. 價值觀教育:“文官不愛錢,天下太平”


四、 相關圖片


1. 喬可聘居讀處“柘溪草堂”圖軸

       

 
    圖一、清.吳宏畫喬可聘居讀處“柘溪草堂”圖軸

    立軸,絹本,設色,縱160.8厘米,橫79.8厘米

    現存于南京博物院

    該圖系作者應內閣中喬萊之邀,畫其父喬可聘居讀處“柘溪草堂”?;饕災北視蠶吖蔥?,筆勢雄強,渲染工細清潤,意境幽雅深邃。吳宏在“金陵八家”中以筆勢雄闊見長,其中得益于藍瑛最多,尤其是老樹蒼石皆從藍畫中來。自識“壬子秋九月,擬李咸熙筆意呈石翁生教之。金谿吳宏”。鈐“吳宏私印”白文、“遠度”朱文方印。按壬子為康熙十一年,公元一六七二年。


2. .喬可聘墓志銘石刻及拓片

              圖二

圖三
                 圖二、三為喬可聘墓志銘石刻

           圖四、喬可聘墓志銘 拓片                    

59厘米,橫59厘米

石刻、拓片現存于寶應博物館

喬可聘(1589-1675),寶應人,明天啟二年(1622)進士,官至中書舍人、監察御史、巡按等職。墓志銘于20世紀70年代出土,2000年在寶應縣原韋鎮鄉柘溝村發現?!胺鈧貝蠓虼罄硭濾侖├釙遄?,翰林院編修史鶴齡篆蓋?!蹦垢親?,志文為小楷書法,結體方正、穩健,筆致秀勁,柔中帶剛,含蓄高雅。

3. 廉政遺跡

圖五、寶應柘溝“喬居寺”

 在寶應柘溝,由于喬可聘所置的土地祠已圮毀,人們為了紀念“鐵面御史喬可聘”,在原址興建一廟,前寶應縣佛教協會會長明波法師提額為“喬居寺”。 喬居寺共前后兩進,前進中為彌勒殿,供奉的是坦胸露腹、笑口??牟即蛻?,背后是面北的護法韋馱。右側(東)“都土府”,土地爺夫婦是當家神。左側(西)“巡按府”,被稱為巡按的御史大人喬可聘及其隨從踞于神臺之上。他目光和藹,俯首視人,好像仍在將恩澤施于一方百姓。向北是很大的天井,中間的雨棚放著大香爐,兩邊各有用于佛事的房屋幾間。后進是正殿,里面供奉著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和地藏王菩薩立于兩邊。寺內置放喬可聘父母合葬墓的墓志銘與篆額。銘文寫道:“公(喬份—筆者注)元配為沈太孺人,孺人出自東鄉沈氏,相公治生產,勤耕苦織,備歷艱辛,生平不摘抉人過失,罵詈不及臧獲,慈而好施,急人患難。公折卷埋胔諸行,母內阞力居多。公嘗念柘土瘠,每有堯田湯田之患,為子孫憂,稍欲擇腴壤,母愀然不樂,謂有舊田廬給衣食蔽風雨足矣,沃土之民多侈,貽子孫以侈可乎?公嘆服其識,士君子不能也。中翰(喬可聘—筆者注)壬戌歸省,母教之曰,吏有百行廉為先,文官不愛`錢,天下太平。吾邑風氣素薄,華轂朱輪,后多不振,爾當矢清白積善以永余慶吁。此所以為中翰母也。中翰通籍十五季,環堵蕭然,清風絕世,則母德遠矣?!?/span>

 

4. 喬可聘墓遺址

圖六、喬可聘墓遺址


         圖七、喬可聘墓祭祀用石供桌

    喬可聘墓遺址位于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范水鎮柘溝村柘中組,遺址面積約4800平方米。喬可聘字君徵,號圣任,寶應縣城人,明天啟二年(1622)進士,授中書舍人。據清道光《寶應縣志》載:“掌河南道御使喬可聘墓在縣東南五十五里柘溝莊”。原墓封土呈半圓形,高約6米,長80米,寬60米,四周磚砌圍墻。墓前有石桌、牌坊等。1946年遭毀,1958年牌坊被毀,夷為平地,改建民房。1962年出土石墓志一合,長0.59米,寬0.59米,厚0.08米。志蓋8行,每行4字,計32字。墓志46行,正楷書寫,記墓主生平。現藏寶應博物館,遺址上尚存祭祀用石供桌一個,長1.5米,寬0.5米,厚0.3米。

 

5. 喬可聘著《讀書札記》

    

 


        
圖八、喬可聘著《讀書札記》

    喬可聘不僅是寶應喬氏家族的第一位進士,第一位名宦,也是喬氏家學的開拓者和寶應家學的核心人物。清代著名學者劉寶楠就認為,正是喬可聘和劉永澄,共同轉變了寶應家學的學術趨向。其著作有《按浙疏草》(史部政書類)、《讀書札記》(子部儒學類)、《臥榻緒言》(子部儒學類)、《自警編》(子部儒學類)、醉陶齋隨筆(子部儒學類)、醉陶齋詩(集部別集類)。

    《讀書札記》,現存有清康熙刻本,4卷,上海社會科學院圖書館藏(南京圖書館亦藏殘存后2卷),《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影印收入子部第17冊。另,國家圖書館存原鄭振鐸所藏《讀書札記》抄本1冊(存1卷:卷下)、《臥榻隨筆》抄本1
冊(存1卷:卷二、有缺頁)。成永在《寶應縣志書目校補》中稱:《讀書札記》上、下卷,首有戊申三月柘田逸農自敘,時為康熙七年,作四卷誤;《臥榻緒言》上、下卷,版格行款與《札記》同,乃同時付刊也。成說與以上二種藏本皆合,知《存目》所收實為《讀書札記》、《臥榻緒言》二書合刊,其稱康熙七年刻本,考書中內容亦不確。其余幾種未見。邑人劉寶楠曾從其家錄得《阻開周橋疏》、《清端圣學疏》、《請劾諸臣溺職疏》、《請飭諸臣修職疏》共四篇,另有序三篇、記三篇、詩十五首,加上王巖撰行狀,李清撰墓志,汪琬撰傳,合為《喬御史集》一卷,寶楠族侄孫劉啟瑞傳抄副本,又增加《南疆逸史·喬御史傳》一篇。是集有食舊德齋藏傳抄本存世。

6.喬可聘父親喬份墓志銘

                          圖九、喬可聘父親墓志銘石刻

  該墓志系20077月鎮農田開發項目中在韋北村新東組出土,后由喬居寺收藏。志蓋、志石均青石質,正方形,邊長59厘米、厚12厘米。志蓋陰刻篆書6行,中間26字、另45字,計32字,為“明敕贈徵仕郎中書科中書舍人古村喬公暨元配敕封太孺人沈氏合葬墓志銘”。

    從志文中得知,墓主喬份號古村,生明嘉靖辛丑五月初五日(1541529日),歿明萬歷甲寅十月初十日(16141111日),享年七十四歲。父名邦從,子可仕、可聘,世為八寶(寶應別稱)之柘溝人。以子可聘贈中書舍人。元配為沈氏,生明嘉靖壬寅十二月三十日(154323日),歿明天啟乙丑十二月二十六日(1926123日),出自東鄉,享年八十五歲。喬家世代務農,至喬份仍以布衣終生,然“奕世隱德”、“行義好施”。喬份為人孝友溫恭、儉約淳樸、行德鄉閭,邑人稱為寬仁長者。志文中記載了他的多宗事跡,頗有歷代縣志所未發。沈氏雖亦出身鄉野,卻相夫教子有方,且慈而好施、急人患難。志文記其教子可聘廉潔為官、清白做人之言,直到今天仍具有積極的教育意義。喬家能夠歷明清兩朝,長達二百余年,科第之士不絕,為官者正己立朝、風望隆崇,閑居者著書立說、工書善畫而又德藝雙馨,成為明清寶應的一大書香官宦世家,這其中不能不說喬份夫婦起了極為重要的開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