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應喬氏家學考略

2015-5-28 9:53:24??????點擊:

寶應家學是清代揚州學術的重要內涵,寶應朱氏、劉氏、王氏等家學,現已逐漸引起學者關注。然而,作為寶應家學重要組成部分的喬氏家學,尚未引起學界足夠的重視。本文擬就此做一些初步的探討。

一、喬氏家學述略

與朱氏、劉氏、王氏等學術家族一樣,寶應喬氏也是遲至明初才從蘇州徙居寶應。喬氏第十六世孫喬守敬在道光八年(1828)貢試硃卷中就說:“始祖赫,原山西襄陵籍,明初自蘇州遷居寶應?!?/span>[i] 喬赫之后見于記載的為喬廷顯和喬廷遠,依后代世系推算已經是遷寶后的第六代[1],“自始祖至廷顯公,世系俟考”[ii],也就是說二至五世失傳,且“世為邑之柘溝人(今寶應氾水鎮境內)”,“袯襫南畆,寒耕暑耘”[iii] 可見寶應喬氏原非顯赫之家。喬氏家族史上第一個重要人物為喬份(15401614)。喬份號古村,為八世喬邦從的第四子,“孝友溫恭”、“儉約淳樸”,居鄉“退讓”,“喜赒人之急”,時人譽為“寬仁長者”,晚年“以耕鑿課長公(長子喬可仕),以詩書課中翰(少子喬可聘)”。[iv] 而寶應喬氏家族走上仕宦之途正是肇端于喬可聘。

喬可聘(15891675),字君征,號圣任,天啟二年(1622)進士,官至明朝掌河南道監察御史,南明弘光朝滅亡后棄官歸,以老壽終于家。與劉氏家學最著者劉永澄一樣,喬可聘為明末東林黨人,曾名列《東林黨人榜》(《東林列傳》有《喬可聘傳》)[v]。喬可聘不僅是寶應喬氏家族的第一位進士,第一位名宦,也是喬氏家學的開拓者和寶應家學的核心人物。清代著名學者劉寶楠就認為,正是喬可聘和劉永澄,共同轉變了寶應家學的學術趨向。他說:“明自姚江之學(陽明心學)興而紫陽之學(朱子理學)晦,邑人劉永澄父子兄弟崛起于曲學波靡之日,力宗朱子而參酌于涇陽(顧憲成)、蕺山(劉宗周)之間,可聘繼之,于是朱子之學復興?!彼炙擔骸骯滴?、雍正間,增廣生朱澤澐、編修王懋竑力守劉氏、喬氏之緒以上溯紫陽,于是朱子之學發明表著,蓋江淮之間自漢唐以來得圣學真傳者,宋胡瑗外惟此四賢?!幣簿褪撬?,清代揚州學派的先驅人物朱澤澐、王懋竑,在學術上與劉永澄、喬可聘有著直接的傳承關系,四人代表著江淮地區自宋初以來的學術最高水平。他還說:“可聘之曾孫漌、澤澐之子光進、懋竑之孫希伊、永澄之五世孫世暮、世暮子臺拱,各守其家學,躬行實踐,余韻流風至乾嘉之間不絕?!輩髁吮τ已Т恿跤萊?、喬可聘到清代乾嘉學派是一脈相承的,而且對乾嘉之間揚州學派的學術發展有著重要的影響。[vi] 劉寶楠是寶應劉氏家學傳人,又是揚州學派代表人物,他的觀點無疑是敏銳深刻的,也應當說是貼切的。

從喬可聘開始,寶應喬氏家族逐漸進入鼎盛時期,但卻幾乎是喬可聘一系一枝獨秀。寶應喬氏家族出了四位進士,除喬可聘外,康熙六年(1667)進士喬萊為可聘子,康熙四十五年(1706)進士喬崇烈又為喬萊子,僅康熙四十二年(1703)進士喬兆棟出自西決溪(今寶應廣洋湖鎮境內)喬可大一族。喬氏學人見于文獻的,除喬可仕孫喬出塵及出塵子喬演(疑即喬寅,俟考)外,幾乎全部出自喬可聘一系。喬可聘傳五支:喬邁、喬英、喬萊、喬薇、喬藎,喬邁后分為五房:喬崇禮、喬崇祖、喬崇仁、喬崇道、喬崇醇,喬萊之后分為四房:喬崇烈、喬崇讓、喬崇修、喬崇禧,喬英之后為喬崇哲,喬崇本、喬崇觀、喬崇政、喬茂才、喬崇簡、喬國才,為喬薇、喬藎之后。[vii] 其中以學術知名者為喬萊(16421694,字子靜、號石林)。喬萊中進士后,又于康熙十七年(1678)詔舉博學鴻儒被薦試,列一等,曾與修明史,纂修三朝典訓,官至翰林院侍讀。喬萊深于《易》學,文學藝術造詣也極高,有“學問優長,文章古雅”[viii]
之譽。他“參取于《伊川易傳》(程頤撰)、《誠齋易傳》(楊萬里撰)之間”,撰成《易俟》一書,以人事說《易》,“不為杳冥之談”,被贊為“勝于空言天道心體、遁入老莊者多矣”。[ix] 喬邁之孫喬漌(16791743,字星渚、號省齋),“年近五十,始折節向學,受業于(朱)澤澐”[x],“澤澐亟稱之,曰:從吾游者眾,異日仔肩斯道者漌也”[xi]。喬崇修子喬億(17021788,字慕韓、號劍溪),專肆力于詩,著述極富,“時沈歸愚宗伯(沈德潛)主東南壇坫,海寧查氏群從,以詩鳴浙西,億與之游,頗能自樹一幟”[xii]。喬英的后代喬載繇(17761845,字孚先、號止巢),致力于地方文化事業,搜采明代邑人遺詩為《白田風雅前編》,并編纂了道光《重修寶應縣志》,載繇子守敬,授徒講學二十余載,“善誘掖,因材成器”,“邑之高才雄俊,半出其門”[xiii]。其他喬氏后人以文學、藝術擅一時之盛者,也是指不勝屈。

學術傳承的開放性是寶應家學的一個顯著特點,其主要表現為“易子教”與“磨盤親”,我們稱之為“學術聯姻”。在這一點上,喬家顯得尤為突出,不僅在縣內幾大學術家族之間易子而教和世代聯姻,更將其擴大到了縣域之外。喬可聘夫人王氏為王有容(王懋竑曾祖父)胞姊,繼配潘氏為山陽(今淮安市楚州區)潘叔旸之女。山陽潘氏亦是望族,潘氏母云鸞則出自寶應世家大族仲氏。喬可聘之女嫁興化吳甡(明禮部尚書、東閣大學士)子吳元萊,而吳元萊之女又嫁喬英之子喬崇哲,喬英女則嫁給興化李清(明朝嘉靖狀元、隆慶初年內閣首輔李春芳嫡玄孫,以撰著《三垣筆記》和《南渡錄》蜚聲海內、載譽史壇)之孫李炳竹。喬萊和喬藎皆娶山陽邱俊孫之女,邱俊孫為明崇禎十六年(1643)進士,其長子邱象升為清順治十二年(1665)進士,三子邱象隨為康熙十八年博學鴻儒科進士,兄弟以詩文名,時號“二邱”。喬萊之女嫁朱經,為朱彬曾祖母,喬萊子喬崇讓與梁溪(今無錫市)胡期恒均娶江都汪懋麟之女,胡期恒之女則又嫁喬崇修長子喬汲。胡期恒官至甘肅巡撫,其祖父胡統虞為崇禎年間進士,父胡獻徵官至湖北布政使,胡家與雍正初年的權臣年羹堯家為世交。汪懋麟同喬萊一樣曾與修明史,撰述最富,與同里汪楫同有詩名,時稱“二汪”。喬崇修次子喬肅妻方氏為方式濟女,出自海內著名世家桐城方氏,方氏之弟方觀承官至直隸總督,為著名的乾隆“五督臣”之一。喬崇修少子喬億為朱彬伯父朱宗光岳父,喬億孫女又為劉寶楠生母。此外,清代名臣湯右曾、方苞年輕時都曾館于喬家,王懋竑更是館于喬家十余年,而喬家亦多有從事教職者,如喬崇修曾為銅陵縣教諭,喬汲曾為吳縣教諭。喬汲之孫喬德謙則被劉臺拱延為塾師,“自是邑中人士多出其門”[xiv],其中的佼佼者劉寶楠更是成為一代學術大家。這樣的一種“學術聯姻”,不僅使喬氏學人開闊了眼界,更使喬氏家學有了一種兼容并包的恢宏氣度。這也是寶應家學的學術特色之一。

喬氏的文化貢獻主要集中在文學藝術和地方文史、教育事業上。在學術研究上,用力者相對較少,然而起點卻很高。喬萊的《易俟》,是寶應僅有的三部收入《四庫全書》的著作之一(另二部為王懋竑《白田雜著》和《朱子年譜》)。喬萊的父親喬可聘,“始讀《王文成(王守仁)全書》,知有‘知行合一’之學,又與潤山葉子(葉廷秀)、幾亭陳子(陳龍正)互相切劘,知有‘居敬窮理’之學,晚年讀《性理大全》、《近思錄》、諸儒語錄,知有‘理一分殊’之學”[xv],是寶應學人中全面研究宋明學術的第一人,所著《讀書札記》就是其研究所作的筆記。從《讀書札記》條文的順序看,顯然不是讀書所作筆記的簡單匯輯,而應當是晚年按照自己學術思想系統整理的結果。因此,雖然沒有形成學術專著傳世,卻為后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著名的學術大家王懋竑就從此書得益良多??滴躒哪輳?/span>1695),時年28歲的王懋竑讀此書,發出了“高元未比陳公甫(陳獻章),篤實應同薛敬軒(薛瑄)”,“此學而今真斷絕,不能容易屬他人”的感慨[xvi],而36年后,晚年的王懋竑則在書后寫下“一實真能碎百虛,高明要復此心初”,“若教濂洛傳心印,邃密還應遜此翁”的感悟[xvii]。這一個“實”字,正是喬可聘學術思想的核心。喬可聘的學友葉廷秀受業于劉宗周,陳龍正則師事與顧憲成同為東林學派巨擘的高攀龍,所以,喬可聘的學術思想才真正是“參酌于涇陽、蕺山之間”,而劉永澄則“力宗朱子”,“節義彪炳、學術醇正,與顧、高友善而學術不同”[xviii]。因此,如果說劉永澄為寶應家學賦予了濃厚的理學色彩,那么喬可聘則奠定了寶應家學其后的實學性質。

與寶應的其他學術家族相比,寶應喬家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家族命運比較坎坷。如果說寶應朱氏家族似一束蘭花,風姿綽約且香遠韻長,劉氏家族猶一株梅花,凌雪綻放又歲寒不凋,王氏家族如一籬菊花,抱香傲霜而猶得晚晴,喬氏家族則像一池荷花,清風絕世卻嬌嬈易折。早在喬家興起之初,喬可聘就因“是非可否率皆直道而行,不肯雷同附麗”[xix] 而仕途多舛,入清后更是因為懷念故國,拒不出仕而終老于田園。喬可聘長子喬邁因參與反清活動,身后“詩集為怨家所發,子孫幾至獲罪”[xx],喬萊則因為父“可聘明季官河南道御史,有直聲,入清高蹈不仕,年過八十,系東南人望,筑柘溪草堂及陶園以聚賓客,萊復得白田隙地修縱棹園,父子繼盛,文采又足以彰之,為時所忌”[xxi],最終羈旅京華,客死異鄉。喬崇讓子喬鐸更因姨父胡期恒卷入“年羹堯案”受牽連,“先業被籍沒,后世遂微”[xxii]。然而也正因為有太多的磨難,才塑造了寶應喬家堅忍不拔、愈挫愈奮的經世進取精神,也成就了寶應家學的學術個性。

二、喬氏著述匯考

寶應喬氏的著述,比較系統地收錄于道光《重修寶應縣志》、民國《寶應縣志》,《江蘇藝文志》及邑人成永《寶應縣志書目校補》略有增補。現匯考如下:

1、喬可聘(十世[2]

六種:《按浙疏草》(史部政書類)、《讀書札記》(子部儒學類)、《臥榻緒言》(子部儒學類)、《自警編》(子部儒學類)、醉陶齋隨筆(子部儒學類)、醉陶齋詩(集部別集類)。

《讀書札記》,現存有清康熙刻本,4卷,上海社會科學院圖書館藏(南京圖書館亦藏殘存后2卷),《四庫全書存目叢書》影印收入子部第17冊。另,國家圖書館存原鄭振鐸所藏《讀書札記》抄本1冊(存1卷:卷下)、《臥榻隨筆》抄本1 冊(存1卷:卷二、有缺頁)。成永在《寶應縣志書目校補》中稱:《讀書札記》上、下卷,首有戊申三月柘田逸農自敘,時為康熙七年,作四卷誤;《臥榻緒言》上、下卷,版格行款與《札記》同,乃同時付刊也。成說與以上二種藏本皆合,知《存目》所收實為《讀書札記》、《臥榻緒言》二書合刊,其稱康熙七年刻本,考書中內容亦不確。其余幾種未見。邑人劉寶楠曾從其家錄得《阻開周橋疏》、《清端圣學疏》、《請劾諸臣溺職疏》、《請飭諸臣修職疏》共四篇,另有序三篇、記三篇、詩十五首,加上王巖撰行狀,李清撰墓志,汪琬撰傳,合為《喬御史集》一卷,寶楠族侄孫劉啟瑞傳抄副本,又增加《南疆逸史·喬御史傳》一篇。是集有食舊德齋藏傳抄本存世。[xxiii]

2、喬邁(十一世,喬可聘長子)

二種:《喬氏家訓》(子部儒學類)、《歲寒堂集》(集部別集類)。

《喬氏家訓》2卷、《附錄》1卷(喬邁孫喬漌增輯),現存乾隆三年(1738)刻本?!端旰眉?,成永《校補》稱:“稿本未刻,道光初曾孫德全乞婁縣姚椿序?!薄端目馕詞帳榧返諼寮?/span>27冊收有喬邁《柘溪集》1卷,系中國科學院圖書館所藏清抄本影印,前有姚椿所作《喬處士遺集序》,僅10葉,疑即為《歲寒堂集》之殘存。

3、喬萊(十一世,喬可聘三子)

十四種:《喬氏易俟》(經部易類)、康熙《寶應縣志》(史部地理類)、《西矇叢話》(子部雜學類)、《石林賦草》(即《柘溪草堂集》、集部別集類)、《使粵集》(集部別集類)、《使粵日記》(集部別集類)、《應制集》(集部別集類)、《南歸集》(集部別集類)、《直廬集》(集部別集類)、《歸田集》(集部別集類)、《古文分類粹編》(集部總集類)、《香雪亭新編耆英會記》(集部詞曲類)、《崇禎長編》(史部雜史類)、《清太祖高皇帝實錄稿本三種》(史部傳記類)。(后二種《江蘇藝文志》補錄)

《易俟》18卷、《易俟圖》1卷,入《四庫全書》,另有《系辭》2卷,道光間補刊,題十九卷、二十卷,《喬氏易俟易義緒文》,同治間刊??滴酢侗το刂盡?/span>24卷,國家圖書館藏有康熙二十九年(1690)刻本,4冊,1962年揚州市古舊書店亦曾出有油印本,8冊。上海圖書館所藏《石林集》9卷,收有《直廬集》2卷、《歸田集》2卷、《應制集》1卷、《南歸集》1卷、《使粵集》1卷、《使粵日記》1卷、《拾遺集》1卷(《南歸集》、《拾遺集》系劉寶楠抄配),該集現收入《清代詩文集匯編》?!惰舷萏眉?/span>1卷,復旦大學圖書館藏清康熙刻本?!斷閶┩ば鹵嚓扔⒒峒恰?/span>2卷,又題《耆英會記》,198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據光緒間刻本影印,收入《古本戲曲叢刊五集》第四函?!肚逄娓呋實凼德幾灞救幀?,杭州大學圖書館藏1931年史料整理處影印本。另,1985年杭州古籍書店影印的《小方壺齋輿地叢鈔》,其第四帙所收《游永州近治山水記》(第5411頁)、《游七星巖記》(第5549頁)、《游伏波巖記》(第5552頁)、《漓湘二水記》(第5796頁),系從《使粵日記》摘錄,《白田倡和集》1卷,為葉燮、喬萊、喬出塵、王式丹、喬崇烈、朱經、鄭乾清等合撰,上海圖書館藏清抄本。其它未見傳本。

4、喬藎(十一世,喬可聘少子)

一種:容安堂詩集(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5、喬出塵(十二世,喬可仕孫、喬蔭子)

一種:《疑庵詩集》(集部別集類)。

是書康熙十三年(1674)自定,8卷,南京圖書館藏順治間刻本。[3]

6、喬尹度(世系不詳)

二種:《史論》(史部史評類)、陸舫(詩)集(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另,《安宜六子唱和新編》,朱克生、陶蔚、鄭在湄、喬尹度、劉家珍、姚修珩等合撰,亦未見傳本。

7、喬崇烈(十二世,喬萊長子)

六種:《學齋詩集》(集部別集類)、《蒹葭書屋詩》(集部別集類)、《棗花莊錄稿》(集部別集類)、《芥舟集》(集部別集類)、《資瓿詩草》(集部別集類)、《鐵佛集》(集部別集類)。

《清代詩文集匯編》收入《學齋詩集》4卷、《蒹葭書屋詩》1卷、《芥舟集》1卷、《棗花莊錄稿》1卷,清康熙刻本?!短鵂凡環志?,南京圖書館藏稿本。余一種未見傳本。

8、喬崇讓(十二世,喬萊次子)

一種:《楮堂集》(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9、喬崇修(十二世,喬萊三子)

三種:《陶園詩文集》(集部別集類)、《雞肋集》(集部別集類)、《樂玩齋集》(集部別集類)。(后一種《江蘇藝文志》補錄)

未見傳本。

10、喬兆棟(喬可大之后,世系不詳)

一種:《冷吟集》(集部別集類)。

1卷,南京圖書館藏清刻本。

11、喬寅(疑即喬出塵子喬演,十三世)

三種:《黃山游草》(集部別集類)、《碧瀾堂集》(集部別集類)、《理詠堂集》(集部別集類)。(后二種《江蘇藝文志》補錄)

《碧瀾堂集》1卷,浙江圖書館藏清康熙刻本,《理詠堂集》5卷,國家圖書館、上海圖書館藏清康熙刻本。余一種未見傳本。

12、喬漌(十三世,喬邁孫)

三種:《日省錄》(子部儒學類)、《訓子要言》(子部儒學類)、《省齋遺稿》(子部儒學類)。

據成永《校補》稱:“《日省錄》,凡四百二十四條,一萬九千三百余言,戊寅(嘉慶二十三年,1818)夏,學政蕭山湯金釗敘,傳鈔本,未刊?!堆底右浴?,清鈔本,未刊?!蓖顯穆艄度帳÷肌?,2冊,抄本,計62葉,后被人以780元購得。前有湯金釗序,曰:“戊寅之夏,按部淮陰,道經寶應,廣文姚君楗、張君鼎以邑人喬星渚先生所著《日省錄》、《訓子要言》、《困學堂遺稿》問序于余。余敬受而讀之,見先生學術一宗朱子,剛健篤實,發為輝光,粹然有德之言也。夫學者通患在鞶帨其辭,不知斧藻其性,是以文成虛車,而無益于世。近來士子目理學為迂腐,眾人前幾不敢開口,二廣文能表章理學,為多士倡,良足多已。蕭山湯金釗撰?!筆鞘槲餃賬蚋裱躍?,如“讀圣賢書,須將圣賢之言立為規矩準繩,以吾身就而裁之,違則改之,合則加勉,方有進步”,“《易》曰君子以永終知敝,故作事者不可不謹其始,尤不可不慮其終”等等。序中所稱《困學堂遺稿》當即《省齋遺稿》。

13、喬潔(十三世,喬可聘曾孫)

一種:《志古齋偶存》(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14、喬湜(十三世,喬崇烈次子、嗣喬崇哲)

一種:《獨寤齋集》(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15、喬鐸(十三世,喬崇讓子)

八種:《斯齋集》(集部別集類)、《容園稿》(集部別集類)、《蜀道集》(集部別集類)、《半軒詩》(集部別集類)、《好還集》(集部別集類)、《竹樹吾廬集》(集部別集類)、《葵花庵稿》(集部別集類)、《賜閑續稿》(集部別集類)。

均未見傳本。

16、喬肅(十三世,喬崇修次子)

一種:《春風第一山堂詩集》(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17、喬億(十三世,喬崇修少子)

二十種:《元佑黨籍傳略》(史部傳記類)、《暮齒宜鑒錄》(子部儒學類)、《小獨秀齋詩》(集部別集類)、《窺園吟稿》(集部別集類)、《江上吟》(集部別集類)、《三晉游草》(集部別集類)、《夕秀軒遺草》(集部別集類)、《惜余存稿》(集部別集類)、《劍溪文略》(集部別集類)、《古詩略》(集部總集類)、《大歷詩略》(集部總集類)、《蘭言集》(集部總集類)、《杜詩偶評》(集部詩文評類)、《杜詩義法》(集部詩文評類)、《劍溪說詩》(集部詩文評類)、《素履堂稿》(集部別集類)、《小獨秀齋近草》(集部別集類)、《集古》(集部別集類)、《燕石碎編》(集部別集類)、《劍溪外集》(集部別集類)。(后五種《江蘇藝文志》補錄)

《小獨秀齋詩》2卷(含《補遺》1卷、《附錄》1卷)、《窺園吟稿》2卷(附《江上吟》1卷)、《三晉游草》1卷(含《附錄》1卷)、《夕秀軒遺草》1卷、《惜余存稿》1卷、《劍溪外集》1卷、《劍溪文略》1卷(含《附錄》1卷)、《燕石碎編》1卷)、《杜詩義法》2卷,《四庫未收書輯刊》收入第拾輯第28冊,清乾隆刻本?!督O凳?/span>2卷(含《又編》1卷、《附錄》1卷、《附詩》1卷),收入《續修四庫全書》第1701冊,影印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藏乾隆刻本?!洞罄浴?/span>6卷,有雷恩海箋注《大歷詩略箋釋輯評》(天津古籍出版社)?!端羋奶酶濉?/span>1卷、《小獨秀齋近草》1卷、《集古》1卷,上海圖書館藏稿本。余未見傳本。

18、喬漢(十三世,喬茂才子)

一種:《東軒詩草》(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19、喬光曾(十四世,喬湜次子)

一種:《柔翰雜記》(子部藝術類)。

未見傳本。

20、喬仙伊(十四世,喬崇禧孫)

一種:《洛浦僅存稿》(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21、喬標(十五世,喬可聘五世孫)

一種:《秋巖偶存稿》(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22、喬方立(十五世,喬可聘五世孫)

一種:《花雨香齋集》(集部別集類)。

《敦素園七子詩集合刻》之一。

23、喬大鴻(十五世,喬邁玄孫)

二種:《槐陰樓集》(集部別集類)、《容浦詩鈔》(集部別集類)。

《槐陰樓集》為《敦素園七子詩集合刻》之六。另一種未見傳本。

24、喬大鈞(十五世,喬可聘五世孫)

二種:《聽雨草堂集》(集部別集類)、《荔江偶存》(集部別集類)。

《聽雨草堂集》為《敦素園七子詩集合刻》之七。另一種未見傳本。

25、喬烺(十五世,喬崇禧曾孫)

二種:《醫林》(子部醫家類)、《野亭詩鈔》(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26、喬煜(十五世,喬崇禧曾孫)

一種:《琴旨》(子部藝術類)。

未見傳本。

27、喬載繇(十五世,喬光曾次子)

七種:道光《重修寶應縣志》(史部地理類)、道光《壽州志》(史部地理類)、《吾園書目》(史部目錄類)、《妙華仙館詩》(集部別集類)、《學讀書齋詩》(集部別集類)、《裁云館詞》(集部詞曲類)、《白田風雅前編》(集部總集類)。(道光《壽州志》系《江蘇藝文志》補錄、《吾園書目》系筆者增錄)

道光《重修寶應縣志》28卷、《卷首》1卷,收入臺北成文出版社《中國方志叢書》。道光《壽州志》36卷、《卷首》1卷、《卷末》1卷,收入《復旦大學圖書館藏稀見方志叢刊》?!段嵩笆檳俊肥杖搿噸泄厥榧沂檳炕憧っ髑寰懟??!睹罨曬菔?/span>2卷、《學讀書齋詩》3卷、《裁云館詞》2卷,三書以篆題首,曰“止巢詩詞”,國家圖書館、南京圖書館藏道光二十六年(1846)刻本?!棟滋鋟繆徘氨唷?/span>5卷,南京圖書館藏稿本。

28、喬守默(十六世,喬載繇長子)

一種:《試帖偶存》(子部雜學類)

未見傳本。

29、喬守敬(十六世,喬載繇次子)

十一種:《羨塘文錄》(集部別集類)、《綠陰山館吟稿》(集部別集類)、《金陵游草》(集部別集類)、《皖游草》(集部別集類)、《尺五游草》(集部別集類)、《東淘漁唱》(集部別集類)、《壬寅癸丑詩錄》(集部別集類)、《燕游六草》(集部別集類)、《須靜齋古文》(集部別集類)、《紅藤館詞》(集部詞曲類)、《紅藤館詞學》(集部詞曲類)。

《尺五游草》、《金陵游草》、《皖游草》、《壬寅癸丑詩錄》、《東淘漁唱》五種,子福輿選為一書,為《綠陰山館吟稿》2卷,南京圖書館、南開大學圖書館藏同治十一年(1872)刻本?!逗焯俟荽恃А?/span>1卷,臺北國立中央圖書館藏清稿本。其它未見傳本。

30、喬亦光(十六世,喬大鴻女)

一種:《苕間詩錄》(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31、喬鐘儀(十六世,喬大鈞女)

一種:《瑣屑閑吟》(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32、喬福輿(十七世,喬守敬子)

三種:《吾園學古錄》(子部儒學類)、《知不足齋文存》(集部別集類)、《綠陰山房詩賦草》(集部別集類)。

均未見傳本。

33、喬瑜(十七世,喬崇烈五世孫)

一種:《奕園吟稿》(集部別集類)。

未見傳本。





(作者:馬晽文麗  馬俊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