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萊兩通書信手跡

2015-10-23 10:47:11??????點擊:

馬俊慧/

 

2013111,胡曉林先生參觀國家博物館館藏作品時,發現一幅喬萊手書行草五言詩扇面,題作“送李天生檢討歸養?書寄修老年長兄教”。該詩收錄于喬萊《石林集》,題作“送李天生檢討歸養”,其中除“搜千卷”作“窮萬卷”、“愿識面”作“欲識面”、“更幾時”作“不敢期”外,在“同心二三子”前還多出“西歸有日矣,據鞍良足羨”一句,且缺少自注的文字,這說明扇面是喬萊錄自作《送李天生檢討歸養》詩贈“修老年長兄”的。由于筆者正在寫作《喬萊年譜》,所以便對扇面中出現的“修老年長兄”產生了興趣。

李天生檢討即李因篤(16321692),字子德,一字孔德,號天生,陜西富平人,康熙十八年(1679)薦鴻博授檢討。因篤自抵都以至授職后,先后上疏陳情37次告終養,離京時京師士大夫數百人為其送行。喬萊《送李天生檢討歸養》即作于此時。

喬萊是康熙六年(1667)進士,同年顏光敏(16401686),字遜甫,號德園,一字修來,山東曲阜人,復圣顏子六十七代孫,官至吏部考功司郎中。光敏曾西游至秦,因與李因篤結識。顏光敏善交游,上自明末遺民,中及儕朋好友,下及學生晚輩,廣為結納,所以其來往書信頗多。乾隆年間,顏光敏曾孫顏崇椝請同鄉好友、著名學者桂馥將其裝池成冊,此批尺牘屢經播遷,建國后入藏上海圖書館。扇面既稱“書寄”,說明有書信與扇面同寄,如果這位“修老年長兄”是顏修來,那么這批尺牘中會不會收有喬萊書信呢?

國慶長假,終于有時間去上海圖書館,不負所望,在《顏氏家藏尺牘》中查得喬萊書信二通,錄之于下:

同年同官,又復同志,四載長安,樂數晨夕,真極友朋之盛事,至于云誼種種,感入心脾,雖襆被南歸,而依戀左右,實未去懷。外日蘧使遄歸,有失修候,不安之極,至今猶耿耿也。弟歸里數載,蹇遭橫逆,疾病連年,又值先君大故,不但形神兼瘁,亦且逋負如山,非故我矣,奈之何哉,以至一切疎闊,雖至好如年兄,亦未得一申積悃,真無復人理者矣。近知年兄,亦讀禮東山,理合匍匐奉唁,乃以縮地無法,不能如愿,罪歉何似,祭章引意,惟鑒宥之??滔攣派釆┳雜巰毓?,取道東平,遂爾被盜,亦不幸之極矣,而當事者,反以打詐為辭,希圖諱盜,真亦無良之極矣,青天白日之下,稍有人心者,忍為此乎!幸賴年兄,力主公道,加意照拂,弟可恃以無憂,而高厚之愛,銘之五中,沒齒不忘也,耑力奉謝。但此事已至于此,贓物未可必得,不如舍之,但得脫然速歸,則佩臺愛更深矣,一切皆恃福庇,非筆所能盡也。臨池北望,神與俱遄,恭候孝履。禫年眷弟喬萊拜。

 

骨肉兄弟,離群七年,饑渴之思,如何可言,屈指今秋,定當聚首長安,而東山絲竹,何久戀耶!遠接手教,深感注存,弟以谫陋,濫叨曠典,所惜者,升六不與題薦,蛟門薦而不試,椒峰試而不得,若子綸則可得可不得,無甚關系矣。年兄山居多暇,著作益富,何不賜教一二。曩日升六言,年兄欲索同人詩扇,敬以五扇奉寄,拙刻附覽。近以試事,勉力學賦,尚有賦稿數十篇,目下授梓,容另請教。銓曹日新月異,深望年兄主持,幸蚤至為快。令兄老先生,何日可到,近有論俸之說,似亦不宜遲遲也。郭子抑已從水路而來,尚未到也。使旋匆匆奉復,不盡欲陳,臨池依依。

很明顯,這第二通書信便是與扇面同寄的。這兩通書信的發現,不僅增補了喬萊與顏修來交往的史料,而且對喬萊書法藝術的研究有重大的意義。

(胡曉林先生提供扇面照片,特此致謝。)